久久书库 » 奇幻修真小说 »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列表 » 第三百五十章 不服

第三百五十章 不服

文/陈风笑
推荐阅读:重城之觞  傲世仙修  传奇世界的尽头  位面复兴  生活在木叶的格斗一族  汉末霸途  海的女儿  无上战祖  穿越之我是美国兵  铁骑鹰扬  没有上线  永不解密  
就在众人的观察中,有人出声发问了:装行车记录仪了没有?
  
  张弘飞没装这个东西,因为他是警察啊,没必要装这个。
  
  就算装了,车前脸的挡风玻璃花了,也未必拍得清楚。
  
  不管怎么说,张所长是被人袭击了,人没事,车的问题不小。
  
  损失什么的,也就不用提了,钱能解决的事儿,都不叫事儿,而且他未必花多少钱。
  
  倒不是说保险公司理赔,张所长修车,谁还不给个面子?
  
  就算是正规修车行,只要开出票来,他也不愁找个地方报销。
  
  现在问题的关键是两点。
  
  第一点,这事儿是谁干的?第二点,前部的那个窟窿,是怎么造成的。
  
  因为没有行车记录仪,事发地段也没有监控,张所长只能口述对方的长相。
  
  那是一个穿了黑衣的中年人,国字脸,断眉,看起来很凶悍。
  
  其实张弘飞基本上能确定是谁干的,往日他得罪的人不少,但是最近招惹的,也就只有那片荒山的主人冯君。
  
  张所长当警察这么多年,穷凶极恶之辈也不是没有见过,混社会的那些小毛贼更是接触过不知凡几,但是能使出如此暴烈手段的,还真的罕见。
  
  考虑到冯君是开玉石矿的,拥有这样的手段不足为奇。
  
  至于说人家为什么对付他,这还用问吗?他陪着送告知书去了呗。
  
  搁给糊涂的人,可能认为他只是不得已,陪着区里的人前去做个见证,将来双方发生纠葛,他能出面证明,区里履行了告知手续。
  
  但是明白人都知道,他的警察身份意味着什么:这是国家暴力机关。
  
  尤其是当天,他还出声警告了两个门岗,如此一来,他的意图昭然若揭。
  
  只要冯老板的智商在平均线上,就会明白,张某人不可能放弃再次针对庄园的行为。
  
  所以张弘飞很清楚,就算换了自己是冯君,也要优先考虑对付来自警方的压力。
  
  当然,这些只是张所长的猜测,没有证据,是自由心证,但是他敢打包票,事情的真相,绝对是这么回事。
  
  正主儿已经找到了,张弘飞忍不住就想去找那厮算账,当警察这么多年,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嚣张的主儿——尼玛,真以为国家暴力机器是摆设?
  
  但是真这么做的话,他不得不面对一个问题:他只有自由心证,没有证据。
  
  就算他恨不得马上把姓冯的抓起来,用各种手段去折磨泄愤,可他也必须承认,今天动手的黑衣人,绝对不是冯君。
  
  身高不对,相貌也不对,他没见过冯君,但是照片是见过的。
  
  最关键的是,对方是货真价实的亿万富翁,哪怕是没根脚的外地佬,动这样的人,多少也要讲点证据——起码要得到上面人的认可。
  
  张弘飞在考虑这些的时候,旁边围观的人,还在谈论那个洞——什么东西才能造成这样的伤害?
  
  张所长其实不在意这样的威胁,对方不敢对他的rou体出手,那就证明只是恐吓,证明心里对国家机器还是敬畏的。
  
  不过再仔细看一看那个洞,他的脸又沉了下来,这种不可知的手段,而且造成如此骇人的伤害效果,让他的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。
  
  总而言之,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报警是肯定要报的,虽然他自己就是警察,但是该走的程序是要走的,然后接下来,就可以正大光明地针对某些人展开调查了。
  
  报警之后,就有其他的警察同事问他,你估计谁的嫌疑最大?
  
  张弘飞表示,自己站得直走得正,打击了很多歹徒,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可能是谁干的。
  
  但那是笔录上的记录,在小圈子里,张所长公然发话,“握草,姓冯的活腻歪了……根本不把咱白杏的警察放在眼里啊。”
  
  没凭没据的,这话不能当众说,但是私下里……这点事儿谁不明白?
  
  不过也有人提醒他,“张所,这事儿不好张扬,所里没准有人等着看热闹呢。”
  
  这话也不假,张弘飞不但是警察,还是个小官,允许他惦记冯君,就不允许别人惦记他?
  
  身为同僚,大家不能容忍外人如此冒犯警察这个团体,但是能顺手搞一下张弘飞,清理一下上升通道的话,那就更划算了不是?
  
  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;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……
  
  张弘飞得了这个提醒,也有意识地控制了一下言论,然后在凌晨三点,回家休息了。
  
  第二天凌晨六点,他就醒了,心里有事睡不着啊。
  
  去现场看了看,分局技术科的同僚已经赶来了,正在紧张地采样,最多再有一个小时,车辆必须要挪到旁边了,否则会阻碍交通。
  
  见到他来了,技术科的副科长神色肃穆地发话,“老张,你可得小心了,不说那个洞是怎么回事,这家伙就算踢你一脚,你肯定粉碎性骨折。”
  
  张所长黑着脸点点头,也不说话。
  
  可是他越想越气,尼玛,都说邪不胜正,劳资干警察这么多年,还能被这点小事吓倒?
  
  七点左右,车被牵引进了派出所院内,又过了一阵,张弘飞悄悄地找到一个心腹协警,黑着脸发话,“你的摩托我用一下,去找个人。”
  
  协警看着他的脸,小心地发问,“您不是要去找那姓冯的吧?”
  
  “就是去找他,”张所长眼冒凶光,“玛德,劳资这几年不惹人,别人还以为我吃素了!”
  
  “我跟您一起去吧,”小协警倒是还挺讲义气,“好有个照应。”
  
  张弘飞冷冷一哼,“不用,就算没照应,他能把我怎么样?再给他个胆子!”
  
  不过下一刻,他的声音就温柔了些许,“你知道就好了,别说出去。”
  
  这有点交待遗言的味道——身为合格警察,他也不可能不留后手。
  
  小协警的脸上,涌起一点淡淡的哀伤,“张所……您要录音笔吗?”
  
  “我还有执法记录仪呢,”张弘飞淡淡地一笑,“但是我没打算用。”
  
  他确实没打算用这些东西,录音笔这些伎俩……对方可能想不到吗?徒惹人笑而已。
  
  一个玉石矿的矿主,不可能是傻白甜!
  
  张弘飞骑着摩托,来到了荒山的门岗。
  
  门岗还记得他,不过依旧是打了电话进去,得到了冯君的许可才放行。
  
  他进了别墅,一个美貌女子接待了他,“张所长一大早赶来,不知道有何贵干?”
  
  “我要见冯君,”张弘飞不跟她虚与委蛇,黑着脸发话,“我需要他给我一个说法。”
  
  李晓滨也没在意对方的态度,她已经得了冯君的授意,“冯总比较忙,你有什么事,可以先跟我说。”
  
  张弘飞强忍着火气,冷冷地发话,“我可以等。”
  
  “那你去楼上,”李晓滨手一摆,手掌直指斜上方,“二楼第二个房间。”
  
  张弘飞二话不说,走上楼去,推开了第二个房间的门。
  
  屋里有一个男人,正坐在沙发上玩手机,头也不抬地发话,“出去,敲门再进来!”
  
  张弘飞哪管这些?他走上前一步,“冯君是吧?”
  
  沙发上的男人抬起头来,冷冷地看他一眼,“听不懂人话?”
  
  就这一眼,张弘飞已经确定了对方的身份,“冯君我跟你说……”
  
  冯君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的话,“我给你两个选择,走出去敲门,或者我把你扔到楼下!”
  
  四目相对。
  
  张弘飞想了想,终于忍气吞声地点头,“行,你有钱,你厉害,我敲门。”
  
  他走出门,然后敲了一下门走进来,也不出声。
  
  冯君也不理他,就是在那儿玩手机,玩了差不多二十分钟,然后又拿起一部手机。
  
  张弘飞不出声打断他,因为他已经想到了,对方可能有监控,他已经说了可以等,现在冲动的话,不过是授人以柄。
  
  冯君自顾自地玩着手机,仿佛身边没有别人一样,有时候聚精会神,有时候微笑,甚至还会在间歇中点起一根烟来抽。
  
  他是彻底地无视了所长大人。
  
  张弘飞也知道,对方是在抻着自己,虽然心中异常愤怒,但他还保持着清醒——你先狂着,我有的是时间跟你玩,你绷住了啊,千万别怂!
  
  冯君玩了足足四十分钟手机,才抬起头来,看张所长一眼,“有什么事?”
  
  “自我介绍一下,我是张弘飞,”张所长看着他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这个名字耳熟吗?”
  
  “耳熟,”冯君点点头,笑着发话,“就是那个煞笔嘛。”
  
  张弘飞有点后悔,自己没带录音笔了,他原本以为,自己就算带了录音笔,估计也会被对方检测出来,倒不如不带——这种枭雄人物,可能没有类似的提防吗?
  
  这一刻,他是真后悔了,不过转念一想,他的心里越发地凉了——你真不怕我带录音笔?
  
  防范带录音笔,和不怕带录音笔,这根本就是两个概念。
  
  前者还算有敬畏之心,后者根本就是……肆无忌惮。
  
  意识到这一点,张弘飞早先那些不平之气,已经不翼而飞了。
  
  现在他想的是,狂吧,你先使劲张狂,天狂有雨人狂有祸,千万别让我抓住时机!
  
  (第一更,贺盟主那啥楼下老板娘。)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返回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