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库 » 架空历史小说 »闲臣风流最新章节列表 » 第一百三十二章 原谅色

第一百三十二章 原谅色

文/衣山尽
闲臣风流 闲臣风流 第一百三十二章 原谅色 txt下载 闲臣风流全文txt下载
推荐阅读:娱乐之混吃等死  不可能犯罪诊断书2  归墟诀  绯闻前妻:总裁离婚请签字  全职家丁  天行健·第七部·旭日如血  致不可追忆的曾经  七零炮灰逆袭计  国民男神:司少请节制  快穿女配:黑化女配不好惹  豪门童养媳,萌妻带球跑  恶少霸爱:软萌甜心,偷吻上瘾  

  是夜,郝庙祝家中。
  郝王氏刚将孩子哄睡着,她丈夫郝庙祝兴冲冲地走进屋来,将一个核桃大小的布袋扔在桌上,得意洋洋说:“娘子,你看看这究竟是什么?”
  王氏拿起小口袋,入手颇沉,心中就有数,忙藏进袖子里。哼了一声:“不外是一些香油钱罢了,吃过饭没有。”
  听郝庙祝尚未用饭,就烧了两盘小菜,温了一壶黄酒。
  郝庙祝意气风发:“好叫娘子知道,前番我那女徒弟来闹,也不方便在这家中设香堂,就去乌头镇走了一趟,给人做了个道场。那家人倒是大方,给了五两。这活人啊哪里有被尿憋死的。这淮安比咱们浙江那边的人诚心,这一个月下来,十来两香火总能看到,落籍此地,倒是不错。你看看你家男人,嫁给我没亏吧?”
  他又问:“娘子,今天去求那周大人,可有回话?咱们在淮安城也不认识场面上的人,借感谢周知事这个机会若是能够攀上他,倒是一件美事。”
  丈夫不说还好,一说,王氏想起白天的事,心中就是窝火:“该死的东西,绿毛乌龟。那周大人就是个好色之徒,你这是将老娘朝火坑里推呢!”
  “怎么了?”
  王氏越想越气愤,一时口快,也想不到那么多,气道:“那周知事就是个不正经的,一见到女人眼珠子都绿了,尽朝人家领口里瞄。”
  郝庙祝:“我家娘子生得美貌,是人就喜欢多看一眼,被人看了又不少一块肉。”
  郝庙祝生得五短身材,相貌同帅字也沾不上边。惟独口齿伶俐,又能揣摩别人心思,以往在老家的时候日子过得滋润,这才娶了美貌的王氏。得妻如此,他也引为自傲。
  别人色迷迷看自己浑家的模样见得多了,也麻木了。
  王氏:“那周大人一见着奴家就关上门窗,还官儿呢。”
  这下郝庙祝留了意:“什么,还关上门,你们究竟干了什么,你这贱人。那日周大人来我们家外的时候,你就在门缝里偷看,还说周知事生得高大威武,仪表堂堂。想必你这娼妇动了春心,老子、老子要……”
  老婆被人看上几眼赞一声真是个大美人儿倒是无妨,但若是犯了原则性错误,那就不可原谅了。
  他气愤地抬起巴掌:“老子为了这个家,成天在外劳累,你就是这么待我的?老子,老子要……”
  大约是平日里被丈夫宠的,王氏邪火也拱了起来,将头伸过去:“要打我吗,你打,你打呀!我怎么待你的,我就给你戴绿帽子了,你打死我呀!你这个绿毛乌龟,还对我凶。你和那姓卓的女徒弟怎么回事,今天我去周大人那里可是碰到她了,人家说了,就是和你有私情,你就是喜欢那一口。姓郝的,你今天得把这事给我说清楚了,不然咱们没完。”
  听老婆倒打一靶,郝庙祝顿时慌了神,连声撞天屈:“娘子,冤枉啊,冤枉啊!那祝娘子生得那么丑,如何能够看上?也就是她出手大方,给香油钱的时候眉头都不带皱,我才同她多说几句。若不是看在钱的份儿上,才懒得理睬。再说了,家中自有娇媚美妻,怎么可能还在外间胡来,我不是那样的人儿。”
  “这可难说得紧,你同外人说的话须瞒不过我。那日,隔壁老王不是在你面前夸赞说我生得好看。你回答说,看得久了也就那样,也不觉得美,你这是不知妻美郝庙祝啊!”王氏冷笑:“今天你在外间跑了一天,说不好是去祝娘子哪里去了。”
  郝庙祝说我怎么可能去祝娘子那里,你这是疑神疑鬼,又赌咒发誓半天。
  王氏:“你赌咒发誓也没用,老娘要检查。”伸手就去解丈夫腰带。
  郝庙祝:“你去周大人那里究竟干了什么,我也怀疑,须得好生检查。”
  一时尽兴,不可描述。
  最后,夫妻二人达成谅解。
  郝庙祝:“就今天的情形,为夫看来,周大人口气其实也有些松动,若再去求求,落籍淮安的事情未必就不能成。”
  “你这只老乌龟,老娘可不肯再去衙门。”
  “自然自然。”郝庙祝也不希望一身原谅色被世人戳脊梁骨,道:“这世界上没有五十两银子办不成的事情,如果有,那就再给五十两。千里做官只为财,我就不信周大人不爱钱。”
  他赚钱厉害,从浙江到淮安也就一年多时间竟积下了百余两银子。这次都给了周楠也无妨,只要有了正式身份,大不了以后赚后来就是。
  第二日,郝庙祝又有一笔业务。一大早就请了女娲娘娘的神像去了顾客家,摆香堂,做法事。
  这家没什么钱,一场法事下来也就两钱银子,不过却管两顿饭,还吃得不错。
  主人家在敬酒的时候问:“老神仙,听你的口音是流民,可听说过你们浙江人中有一个庙祝。听说为了落户咱们淮安,把自己的老婆都送了出去,可知道此人姓甚名谁?”
  郝庙祝吃了一惊,这才两天,老婆去周大人那里的事情怎么弄得满城皆知。
  他尴尬地一笑:“没听说过,不知道。”
  摸了摸满是汗水的额头,头上戴的四方平定原谅巾更鲜艳了。
  ……
  第二日,周楠去了衙门,过了今天我就有四天休假。
  今天这个日子对他甚是要紧,涉及到了理刑厅四大知事分工问题。
  理刑厅,掌管刑狱,负责全府罪犯的缉拿、审讯和量刑。
  推官总揽全局,下面的四个知事分别负责侦缉、慎刑、司狱和知事。
  侦缉,简单说来就是侦察和捉拿犯人,押送犯人,是行动部门。
  慎刑,就是复核捉拿到案或者地方解送过来的罪犯的量刑,并按照《大明律》的条条款款定罪。
  司狱,就是管理本府的监狱,和司狱一道办公,负有指导和督察责任。
  知事,则是推官的大秘,执掌文书机要。
  其中,侦缉、司狱和知事都早已有人,只慎刑这个位置空了下来,也只整个理刑厅一等一的美差,周楠自然当仁不让。
  在他看来,侦缉虽然是外勤,自由支配时间多,可就是个跑腿的苦差事,辛苦不说,也没有人政绩可拿。
  司狱,就是看管犯人,虽然可以从犯人那里得点好处。可这年头,有钱人家在入狱前早就打点了,能够被投到牢房里的都是苦哈哈,石头可是榨不出油水来的。
  慎刑,给犯人定罪名的时候,罪重罪轻,全靠慎刑官一支笔,只要符合大明律中的条款,钱给够,你一只脚踏进阎王店也能把你拉回来。
  当然,人血银子周楠是不回收的。如果民间有商业纠纷,吃点被告,吃点原告也是无妨。
  他兴冲冲地走到熊推官的官署门口,就听到里面传来黄知事谄媚的声音:“理刑,属下跟随你已经三年,久经公务,这次慎刑出缺,卑职愿意出任。”
  周楠一听,哟喝,原来这黄知事还盯上我这个位置了。
  这鸟人前两日见着我一口一个子木喊得亲热,背地里却给我来这一套。
  还真是当面一团火,背后一把刀啊!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返回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