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库 » 架空历史小说 »闲臣风流最新章节列表 » 第一百二十一章 我的前程

第一百二十一章 我的前程

文/衣山尽
闲臣风流 闲臣风流 第一百二十一章 我的前程 txt下载 闲臣风流全文txt下载
推荐阅读:斗破苍穹之倾城绝恋  孤星狼王  全世界人民都知道  魔装  都市神级仙少  一拳超人之周末特卖超市老板  战歌之王  魔法工业帝国  诸天之画  幻想秘闻录  大唐之月  wwe圣盾军团  

  原来,淮安府距离扬州并不远。
  周楠是诗词虽然不多,可首首得精妙,尤其是写离人,写闺怨,当真是缠绵悱恻,沁人心骨,特别适合青楼女子演唱。渐渐地,经她们之口,周楠的文名就传了过来,又越来越响的架势。
  唐顺之本就是文学大家,《明史》说唐顺之文章“洸洋纡折,有大家风“。在诗词上也有很深造诣,不过却写得不怎么样。他最出名的一首诗是《登喜峰古城》“绝顶孤峰见废关,短衣落月试跽攀。三秋豹旅方乘障,万里龙媒正满山……”也不怎么样。
  但对诗词的鉴赏力却是一流的,出征这一段时间内,他一咏起周楠的《临江仙》就击节叫好,叹曰:“前有杨升庵的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,雄奇豪迈,后有周子木西风多少恨,吹不散眉弯。一刚一柔,当为我朝诗词第一。若杨慎知道有这么一个小友也有如此文字,不知道又会欢喜成什么模样。”
  “杨升庵年事已高,周子木正青春年少,未来必领一时之风骚。”
  由此可见,唐顺之对周楠的评价有多高。
  在他看来,周楠就是一个不逊色于当今第一怪才徐谓的文学之士。
  胡宗宪有徐谓,我唐顺之有周楠,却是一番佳话。
  对于周楠唐顺之期望甚高,也知道这人品行好象不怎么样。入幕之后,只叫他处理帐目往来,想的就是磨一磨他焦躁的性子,使之能够变得沉稳。
  未来,他必将成为自己幕中最得用的干才。
  是啊,如这种风流才子,南京那种大舞台才适合他,才是他的用武之地。
  可听到周楠不停追问是什么官位的时候,唐顺之如同被一盆冷水浇到头上。心中引经据典把他训斥了一通,归结成一句粗话就是:“这厮就是官迷,真是面目可憎,辜负老夫。”
  周楠追问:“敢问抚台要许小生一个什么官位?”
  唐顺之淡淡道:“南直隶各州府一个从七品以下的杂流老夫还是可以做主的。”
  他是督抚一方,又统帅千军万马,手上自然掌握着封赏有功将士的权力。否则,你叫大家沙场卖命,光是在口头将“忠君爱国”的口号喊得山响,不给点实际的好处,谁肯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跟你干?
  在唐宋两朝,通军大将出征的时候朝廷都会发下一批空白告身,皆是低级官职的任命状。一旦将士立功,将名字填上去即刻生效。
  明朝的官员任命制度已经制度化正规化,也没有告身一说。不过,在出征之前,吏部和兵部通常会给领军之人一些提示,比如什么什么地方出缺,可补,若巡抚有合适的人选可推荐上来,算是一种变相的空白告身。
  武职还好,武官不值钱,五品以下的军官随便选。文官要麻烦些,只能是从七品以下,非进士不得为官的铁律可不是那么好打破的。
  这也是石中石虽然是胡宗宪家的门人,转为文职有不过是一个区区的盐道知事。如果依旧是武职,说不好定已经干到六品了。当然,一个六品武官的油水和盐道知事的油水比起来,那就是地下和天上。
  所谓杂流,就是不经科举而直接有由秀才或者国子监监生坐监结束之后,得推举出任的官职。品级有高有有低,从九品的巡检到正七品的府推官都有。
  唐顺之:“不过,老夫还是建议你随我去南京。且不说到了南京自有施展你才干的机会,你是个读书人,终究是要科举入仕的。”杂流不是朝廷命官,也谈不上任何前程。周楠过去,如果干得好最多两届六年,说不好三年之后就会回乡,倒是可惜了。
  周楠:“抚台,我一个吏员,如何能够科举?”
  按照明朝的科举制度,你只要做了吏员,就算做官也是杂流,政治履历上先天不足,不得参加科举。
  可笑无论是史杰人还是唐顺都叫自己好好读书,考取科举,这不是糊弄人吗?我如何不知道非进士不得为官,非翰林不得入阁的规矩,就算我想,国家制度也不允许啊!再说了,我又不会八股文,去考什么科举,那不是开玩笑吗?
  唐顺之一愣:“再说,再说吧,总归是能想出法子的。”
  周楠在心中翻了个白眼,看来老唐头你也没主意,又何必忽悠人呢?
  他立即斩钉截铁地说:“抚台,我愿意做官。”
  周楠已经想好了,跟唐顺之去南京,自己作为他的幕僚,固然威风,可除了能弄点钱,认识些官员弄点不靠谱的人脉,好象没有什么多大意思。干上一辈子,也就是个师爷。
  在这个时代,不当官,你就什么都不是。
  况且,老唐这人看起来挺爱惜羽毛的,在他手下干也没多少油水。
  退一万步说,唐顺之就算给我想出了能够参加科举的办法,以我的水平,考上几届死活考不上,难道要做一辈子穷秀才?我还要养家糊口呢,这个赌下不起。
  明朝官吏之间横亘这一条鸿沟,你一个吏员就算干得再出色,在制度的条条框框下,一辈子都跨不进官员的行列。
  现在既然有这么个偌大的机遇摆在面前,不把握住了,将来必然后悔。
  只要跨出这关键一步,以后的事情就好办了。
  唐顺之见周楠如此坚定的自甘堕落,欲要发怒。想了想,此人身负大才,可十年前被人冤枉充军辽东,革除功名,后来有为生计入了公门,前程尽毁,以至心性大变。变成一个功利之人,也是可怜。
  就不忍心再责备了,道:“好吧,既然你意已决,本抚也不勉强,马上奏报朝廷为你请功,推荐于你。”
  周楠见唐顺之答应,心中一块石头落地,最后道:“多谢抚台提携,小生如果做官最好是淮安府的不入流,比如九品的盐道知事、税课大使什么的。”富贵不归故里,犹如锦衣夜行。
  这个周楠真是堕落,不但要去做杂流,还专门挑这种九品小官,唐顺之心中不快,严肃地说:“我朝自有制度,官员不得在本乡任职。官员任免又是公器,岂能讨价还价?老夫自有主张,终归还是在南直隶,不会让你离家太远,还不退下!”
  周楠没办法,只得道:“应德公教训得是,小生但凭抚台做主。”也对,吏部手头缺比较随机,也不是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的。而且,按照明朝的人事制度,官员要想做官,你得去五百里以外。
  罢了,能够留在南直隶就行,毕竟这里是天下最繁华的所在,总比被分派去云南、甘肃、贵州好吧!
  周楠倒是一个想得开的人。
  从唐顺之那里出来,周楠心中欢喜,可是当着众人的面,却也要顾及形象。他竭力忍着,忍得嘴角得酸了。
  一个幕僚见到周楠古怪的没表情,问:“子木,你怎么了?”
  周楠再也忍不住,喉咙里发出一声低沉的咕咚,然后放声大笑:“哈哈,没事,没事!走走走,今日小弟做东,咱们喝酒去,叫上所有同僚。”遇到这样的大喜事,就不允许我笑吗?俺就是这样的秉性,俺就是这样的汉子。
  很快,唐顺之就启程去了南京。临行的之前,周楠的任命下来,淮安府府衙理刑厅知事,正九品。
  拿到官告,周楠一则以喜,二则以怒。
  喜的时候,自己现在总算摆脱了吏的范畴,一步跨入官员的行列。最妙的是,还在老家做官,当真有风光有面儿。淮安府距离安东也就一百里地,坐船行得快,一日就能打个来回,也可以照顾到家里。
  这个老唐真是够意思啊!
  也对,唐顺之现在是南京户部尚书,这个权力还是有的。
  明朝政区划分为两京、南北两直隶和十三个布政使司。所谓南直隶北直隶,顾名思义,就是两个地方的财政和人事权直接隶属于中央。
  北直隶还好,也只管辖后世河北一省。至于南直隶就大了,包括江苏、安徽、上海。地方实在太大,GDP总量占明朝的七成,朝廷也管不过来。又怕南京的那些官员闲着生出事来,因为南京六部对南直隶也有一定的管辖权。
  周楠怒的是:怎么才是个正九品的芝麻绿豆官,以我所立的功劳,怎么也得给个正七品的推官啊!实在不行,给个正八品的县主薄你会死吗?唐顺之一定是在报复我不肯随他去南京做他的师爷狗腿子,可恶,实在太可恶了!
  理刑厅的主官是推官,执掌一府的刑狱。
  其实,按照周楠最初的想法,唐顺之给自己的官职或许不大。可你怎么也要给个巡检、盐道知事这种独当一面的职位才爽。自己在县衙做了半年师爷,给人当助手实在当腻了,真的想享受一下掌管一个部门当土皇帝的滋味。
  得,现在好了,又去为人当部下,实在不美。
  收拾好行装,乘了一艘官船由大运河北上,不一日就到了淮安。
  周楠归心似箭,也不去淮安府报到,他要先会安东去见妻子。另外,家中的事情先要安排妥当才能到府衙当职,没个十来日办不妥,也不急。
  大约是旅途劳顿,在淮安驿站歇了一夜,第二日起得迟。等坐船到安东,天已经黑了,守城的兵丁在在关水门。
  周楠大惊,忙跳下船:“且慢,让我进城。”都到家门口了,他可不想再城外住上一夜。
  一跳下船,只感觉脚下一个趔趄,突然也有些气喘心跳,意欲呕吐。
  倒不是他晕船了,而是醉得厉害。
  原来,从淮安到安东县的路途有些远,周楠一路实在无聊,就问船家买了一尾刚打上来的鲤鱼,让他炖了,一边喝酒一边欣赏路上风景。
  鱼的滋味实在太鲜,船家新酿米酒也不错,加上马上就要见着妻小心中高兴,竟喝高了。
  听到他喊,守水门两个兵卒就骂道:“哪里来的酒鬼,说进城就进城,当城门是你家的?去去去,城门已关,要进城明日再来。”说着,手上就做出上下抛银子的姿势。
  周楠自然明白他们俩这是要问自己要过路钱,作为一个老公门,下面的衙役的路数他自然清楚。按照规矩,天黑就要关城门。可守城的兵丁一般都会提前一壶茶的功夫。你如果有急事要进城,可以啊,几十文茶水总得意思意思吧!
  这才是留心处处有文章,事上无难事只要有心人。
  周楠大怒,骂道:“瞎了你们的狗眼,连本老爷也认不得,怎么,还想问我要钱,滚开!”
  借着灯笼的光,两人才认出是他,顿时吓了一跳。周师爷在县里可不是个善人,惹了他大家日子须不好过。急忙上前赔礼:“师爷原谅则个,实在是天色太晚,没认出你老。师爷醉得厉害,要不我,们扶你回家去。”
  说着,二人殷勤地走过来,扶他便走。
  周楠笑道:“你二人也算识相,你不寻你们晦气了。
  “多谢知事老爷!”
  “你们都知道了?”
  一个衙役笑道:“怎么不知道,老爷你升任府理刑厅知事的公文已经发到衙门里,这是在县城里都传遍了。这下周老爷可是双喜临门,就连詹知县也给老爷府上送去一份丰厚的程仪。咱们衙门里的弟兄还合计着什么时候到府上讨一杯酒吃,一来为老爷送行,二来也沾点喜气。”
  这话搔到周楠痒处,他心中得意,摸了两枚一钱的碎银子扔给二人:“尔等倒是口甜,什么贺喜,不就是想要赏钱,瞒不了本老爷。赏你们的,放心,我知道衙门的规矩……咦,你们说什么,现在咱们县的县尊也姓詹……是哪里来的?”
  一个衙役回答:“还有哪个詹知县,就是以前那个?”
  周楠吃了一惊:“詹通,他回来了?”詹胖子不是和夏仪一起被关在唐顺之行辕的牢房里吗,就算行辕撤消,两人重获自由。詹通身上有案子,也该和夏仪一起去京城侯审才对,怎么又回安东来当知县了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返回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