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库 » 架空历史小说 »闲臣风流最新章节列表 » 第六十二章 疑心暗鬼 一

第六十二章 疑心暗鬼 一

文/衣山尽
闲臣风流 闲臣风流 第六十二章 疑心暗鬼 一 txt下载 闲臣风流全文txt下载
推荐阅读:神医教练  你曾是我唯一  觉醒在神话之末  漫威流浪儿  你喜欢的温暖,是我简单的怀抱  1984之狂潮  最强救世主  诸天万界  丞相才是真绝色  冷王霸宠,医妃毒谋天下  有生之年  先婚厚爱:霸上温柔大叔  

  上次朝廷外察岁考,再加上吏部主事王若虚来淮安府考核安东县改农为桑的试点。因此,今年的童子试就被耽搁了,顺延到了本月。
  童子试有三关,先是本县的县试。
  县试过关之后,考生要到淮安府参加府试。
  府试合格,则在一个月之后参加院试。
  至此,童子试才算结束。最后中式者获取秀才功名,能够获得免除徭役,见官不跪、每年免除两石的赋税/
  看起来好象没有多少经济上的实际利益,可却获得政治上的特权。到这一步,你已经脱离了老百姓的范围,迈入了士绅的阶层,有了一定的软实力。
  这种软实力在地方上为你带来的政治上的好处,却不是用银子能够衡量的。
  也因为如此,地方上的大族、大户都会动用手头的所有资源供养子弟读书。
  每年县试报名的时候,县衙里都挤满了人。
  街上手捧书卷,摇头晃脑发出朗朗读书声的童子们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,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钻出来的。
  淮安颇富,读书人多,别说后面关系到秀才和举人功名的院试,就连科举第一关县试的竞争都非常激烈。
  据周楠手头得到的资料看来,今年安东县报名参加县试的考生有四百三十一人,而最终被录取,有资格参加府试的则只有五十人。十中取一,难度不小。
  又据说,如今安东县有秀才功名在身的秀才达惊人的两百之巨。每逢乡试秋闱,这么多人也不可能都进省城考场。不然,每年出那么多秀才,几十年下来,若是人人都要去考,考场还不被任何给挤爆了。
  如此一来,每到大比之年,县里就会组织秀才们加上试一场,被录取者才能去省城参加乡试。
  由此可见,生在南直隶,要想靠科举入仕是何等之难。
  还好淮安府隶属于南直隶,如果和明朝初年那样直接归南京管,府中秀才要去和南京、苏州那些大名士、大才子、考试机器竞争举人名额,纯粹就是送死。
  有时间,周楠心中不觉对明朝的教育制度大大地腹诽:“淮安府明明就是北方,应该将淮安、徐州和凤阳合在一起单成一省才对,现在好了,把考生们划在南直隶,参加南榜的科举考试,对他们来说就是地狱模式。难怪淮安经济如此发达,可在明朝历史上却没有出什么人物。
  说起来,周楠倒是对以前那个周秀才有点佩服了。那家伙十六岁就中了秀才,做了县学廪生,将来甚至还有可能在强手如林的南直隶搏得一个举人功名,确实是个才子。
  当然,现在的周楠已经绝了科举入仕之念,以往种种也不是他关心的事情。
  他只是看到衙门中最近几日吃得脑满肠肥的礼房书办们眼红。
  “哎,本相公这几日起码少收入了十两银子。”躺在院子里的凉椅上,看着头顶那一树开满了紫花的槐树,周楠不住叹息。
  十两银子,是自己两个多月的收入。自己恶了知县,只能眼睁睁看着同僚发财,真真是悲痛莫名。
  “相公,钱赚多赚少不要紧,关键是一家人平安,平安是福。”坐在旁边的云娘轻轻摇着扇子,送过来徐徐凉风:“外间的事情妾身也不懂的,不过,听隔壁的大婶说,县试不过是科举的第一关,也算不得什么,任何人想去考,报个名就可以。我就不明白了,那些大户干嘛要使银子通关节,那不是糟蹋钱吗?”
  听云娘问,周楠来了谈性,将明朝的科举制度大概同妻子说了一遍。最后道:“没错,县试确实不要紧,考的时候又不糊名,题目也简单。取谁不取谁,但凭知县的心意。若是通了他的关节,当场就能取了。”
  “大户们进衙门活动,使了钱,讨了知县的欢喜,自然放他们的子弟过关。这些送过去的钱,知县自然要拿大头。但礼房的书办们也要分润一些,一场考试下来,礼房师爷拿个一二十两,书办拿个五六两也易,算是礼房每年最大一笔收入。”
  “哦,原来如此。”云娘终于明白过来,忍不住道:“这县试竟然要花钱去买,寒门子弟如何能够出头?”
  周楠:“娘子你这就不明白了,知县也是要脸面的。如果录取的考生都是大户人家的子弟,一旦寒门学生闹起来,名声败坏不说,还要受到朝廷惩处。因此,一般来说,每年童子试如豪门子弟只取三成,另外三成名额则给寒门子弟。其余四成,只看文章做得如何。”如此,算是把各方和各个阶层的都照顾到了。
  说完,周楠笑道:“这也算是官场和考场上的潜规则,我大明朝无论做什么事情,都讲究一个平衡,科举也是如此。”
  “还有这么个说法。”云娘笑着道:“听相公刚才说,到了院试和乡试就要糊名,全靠文章取士。若那些大户子弟进了考场做的卷子一塌糊涂,岂不是让取他们的知县和知府没脸?而且,若考中的都是寒门子弟,大户人家的银子不是白花了?”
  院试和乡试取谁不取谁,官员们自然有他的法子,只不过那些手段非常高明也非常微妙,一时也解释不清楚。
  另外,谁说大户人家的子弟就是草包?读书从来都是一件非常费钱的事情,或者都费劲的赤贫阶层还读什么书呀?
  能够进考场的考生,至少也是个小自耕农。
  “不会白花的。”周楠一想起自己现在的处境,心中一阵烦躁。苦笑着说:“娘子,别说县试的事情了,聊点开心的。”
  开心的,抱歉,最近好象还真没有。
  正在这个时候,院门蓬一声撞看,就看到侄女小兰披头散发进来。一看到云娘,就大哭着扑进她怀里:“婶婶,婶婶,我被恶人侮辱了,快叫大伯带人去捉,呜呜呜……我没脸见人了,我不活了!”
  被无行浪子调戏……强女干……不可能啊,真当色狼登徒子眼瞎?
  小兰生得黑瘦,根竹杆一样,身上简直就看不到半点女性的符号。进城和周楠夫妻生在一起之后,总算知道每天洗澡换干净衣服,可因为不懂得化妆和服饰搭配,经常是一身大红大绿,艳俗爆表。这样的女孩子多看一眼都心烦,为她判上几年徒刑,值得吗?
  不过,她好歹是我周师爷的侄女,碰她,就是冲我来的。周楠一脸铁青,喝道:“谁,究竟是谁?”
  不等周楠问完,云娘忙喝止住他:“小兰,我们进屋,有什么事情你先给婶婶讲。”
  这事毕竟关系到一个少女的名节,如何能够拿出来说。
  小兰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,哭得眼泪将脸上的脂粉冲出几条痕迹,看起来甚是滑稽:“听说是盐道知事所石家的,一个胖女人,呜呜,伯父,你要给侄女做主啊!我不活了我不活了……”
  胖女人,石家,难道是石千石的侄女?蕾丝边,女同,想不到啊想不到,浓眉大眼相貌堂堂虎虎生威的三丫也有这么高雅的爱好!
  小兰:“伯父,婶婶,刚才小兰出门去卖菜,刚到菜市,一个胖丫头就带着两个家丁过来问我是不是周家的,还对侄女百般羞辱。说什么,看你瘦成一根棍子,也不知道人家喜欢你什么地方。你姓杨吧,周楠的娘子?我还因为你是个什么天仙般的人物,周师爷为了你连本姑娘都看不上……看看你,有胸吗,有屁股吗,能生儿子吗……”
  说到这里,小兰一张脸因为羞愤而变成了猪肝色,眼睛除了眼泪还有怒火。
  “啊!”周楠瞠目结舌。
  他已经有些明白了,石千石的侄女三丫是看上自己了。不过,以他和石知事现在反目成仇的关系,这桩婚事自然告吹。
  三丫不服气啊,哪个女儿不怀春,丑女也有春天,垂涎一个人的美色有错吗?
  听说周楠已经有妻子,三丫连带着就把云娘也恨上了,估计也派人来打探过。这次小兰出门买菜,却被她误认做云娘,就上前一通羞辱。
  “那女子可是相公在外面的女人?”云娘突然满面羞愧:“都是妾身的错,没能侍侯好相公,到如今也没能为周家诞下一儿半女。若相公要纳妾,只需说一声就是,何必遮遮掩掩。若是传了出去,别人却要说云娘是个心胸狭窄不能容物之人。”
  “啊!”周楠继续瞠目结舌。
  他原本以为云娘一旦误会自己在外面有女人了,会和现代女子那样大发雷霆,一哭二闹三上吊。闹得自己实在顶不住,写下保证书保证以后再不出轨,并将所有工资全部上交才肯面前原谅一回。
  却不想云娘不但不怪周楠,反做了深刻的自我检讨。
  这女人实在太善良了,封建礼教真是反人性。
  云娘:“相公若要纳那姑娘,可选个吉日,妾身这就去收拾间屋子出来,不能叫人家委屈了,也叫人笑话咱们周家妻妾不和。”
  “我不是,我没有!”周楠连忙辩解。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返回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