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库 » 架空历史小说 »闲臣风流最新章节列表 » 第三十三章 绯闻丑闻人人爱

第三十三章 绯闻丑闻人人爱

文/衣山尽
闲臣风流 闲臣风流 第三十三章 绯闻丑闻人人爱 txt下载 闲臣风流全文txt下载
推荐阅读:青春灿笑的背后有孤鸟划过  之剑  洪荒问道  万界争雄  重生之星光天后  等一个人咖啡  UFO大道  七元解厄  亿万宠婚:腹黑总裁的替身妻  纪三少的绯闻蜜妻  早安,老公大人  谈婚论价  

  梅家少奶奶离家出走,又在淮安府租了一条船做了风月行的老板本就是一桩丑闻。虽说周楠恼那梅家对自己无礼,也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。不过,自己嫖了素姐一事实在太敏感,世界关系到她的名节和梅家的声誉,关系重大。
  所以,在昨日禀告史知县的时候他自然隐去了这一节。否则,事情一旦传到梅家耳朵里,人家还不找自己拼命,梅员外黑涩会大老出身,有的是一百种方法让自己从这个世界消失。
  此刻,素姐这句话如同晴天霹雳,惊得周楠手中的笔都掉到地上。忙道:“梅家少奶奶,话可不能乱讲。县尊,在下冤枉,冤枉啊!”
  满屋的目光都落到他身上,有惊讶的,惊的是这个周衙役当真是色中恶狼,连梅家的女人都赶上;又敬佩的是,这个周楠当真胆大包天,真真是胆大X龙X虎,胆小X猫屁股,这么一个可人儿竟落到手上,果然是个人物;至于梅二小姐,一双眸子因为愤怒简直就是要燃烧了。
  “张郎你又何必否认。”素姐突然妩媚一笑,腻声道:“郎君昨日和妾身春风两度,缠绵一日。其中的情分,奴家终身难忘。其实,有此两次我已经满足了。却不怪你,你毕竟是衙门的差役,职责在身,也是无奈。”
  听到她这么说,看管她的两个女牢子竟是大觉羡慕:这个周代班头好生了得,春风两度,从头到尾竟坚持了一整天,这简直就是霸王重生啊!梅家媳妇运气真好,得此快活。
  又看了看周楠,都是暗自点头。说起来,周代班头身高体壮,若是再白上一分,倒是个磊落丈夫,风流潇洒的俏郎君。
  周楠浑身无力,自己这个色鬼的名声算是作实了,竟结巴了;“不是我,不是我……”
  “住口,不要脸的贱人,你不就是想报复咱们梅家吗?”梅二小姐终于忍不住愤怒地叫出声来:“你一个妇道人家,在家侍侯公婆,受点委屈又如何了?毕竟是你的婆婆娘,做错了事受罚又怎么了。你自污名节,就为了玷污咱们家的名声吗?”
  素姐只是笑,却不说话。
  梅二小姐又厉声道:“贱人,好叫你知道,污你身子这人究竟是谁,别被人蒙在鼓里了。”就用纤细的手指指这周楠。如果她会六脉神剑,估计周楠身上已经被刺出无数血淋淋的窟窿来。
  “他呀,自然是我的张郎,张大大。”
  “呸!”梅二小姐的眼泪突然落了下来:“你果然是什么都不知道,这个恶贼正是当年害了大哥性命的周楠,刚刑满释放从辽东回来没几日。恶贼,我们梅家究竟怎么你了,你害我大哥性命,现在又污我嫂嫂,尽紧着咱们梅家欺负?”
  “什么?”素姐的身子颤抖起来。
  “我不是,我不是……”周楠讷讷无语。
  “咯咯……”素姐突然发出一阵凄凉的笑声:“这才是无巧不成书啊,周楠,你欺我这个未亡人,究竟想做什么?你身为先夫密友,***子,真真是禽兽不如。周楠,周子木。昨日我说怎么看你那么眼熟,对你也心生好感,原来竟是一个故人。什么地方都给你看,什么地方都叫你咬,还和你许下白首之约,原来你就是当初那个姓周的贼子。这你给的银子,当我是什么人,嫖妓吗,还给你。”
  说罢,就从袖子里掏出那锭一两的银子狠狠朝周楠打去。
  周楠一时不防,正中额角。只感觉眼冒金星,痛不可忍。用手一摸,起了一大快青肿。还好他穷得厉害,若是换成十两一枚的银船,只怕就要头破血流了。如果换成五十两一锭的官银,后果不堪设想。
  “不要脸,不要脸。”梅二小姐又尖声大骂起来:“脏,脏死了!”
  见下面闹得实在不象话,史知县喝了一声:“肃静,民女梅氏,竟然这个妇人是你家寡嫂,自领回家去吧,结案!”
  也不知道那姑嫂二人是怎么离开衙门的,周楠的脑子里还乱糟糟嗡嗡着响。好半天,他才苦涩对史知县一笑:“大老爷明鉴,民妇梅家媳妇不忿在下将她拘拿回夫家,胡乱攀咬。”
  “真是世风日下,民心不古。”史知县毕竟是正统读书人出身,自然是见不得这种龃龉龌龊之事,也不理睬周楠,一挥袖把他赶了出去。
  其实,像衙役这种身份卑贱之人,蝇营狗苟,欺男霸女,狂嫖滥赌也没什么,人品低劣的小人,不就喜欢饮食男女这种调调儿吗?可周楠以前毕竟是读书人,诗文又极是出色,史知县自然要高看他一眼。
  可这事他干得实在太不成话,自然令县尊大大地失望。
  按说,周楠献上改农为桑之策,助史杰人平安度过年考这一关,又破了梅家媳妇失踪这桩奇案,功劳甚大。不说升职加薪,怎么也得有点犒赏。
  可接下来两日,史知县也不搭理他。周楠求见过两次,都被他给赶了出去。
  现在周楠在衙门里的身份有点尴尬,李班头从淮安城回来之后,他那个代理班头自然做不成。当初周楠也想过,周秀才当初好歹也是有功名的,自己最好的去处是到六房做个书办,抄抄写写,收收发发,进而掌管机要。事少离家近,工资也高。可是,知县却没有任何安排,他也即不属于六房也不归三班,变成了一个四处晃荡的闲人。
  没事做确实无聊,同时,自己嫖了梅家媳妇的事情不知道怎么地就在县里传开了。什么葡萄棚、秋千架、角先生、一龙N凤的版本都出来了,说得有鼻子有眼。搞得周楠每次去衙门待差,就有衙役跑过来问其中情形,还特意交代“注意细节,详细描述一下。”
  衙役们说话没有讲究,六房的师爷们好歹读过书,措辞也文雅。通常都会暧昧一笑:“一天是一日,一日是一天,周楠你龙精虎猛,当真叫人羡慕,可有养生之道,大家不妨坐而论道,切磋交流一番。”
  周楠真真是郁闷到死,不就是犯了生活作风问题,至于不给我安排工作吗,古代也有这种说法?
  想了想,还真有。毕竟,官场文化从古到今都是一脉相承的。在男女关系上不严肃,不以结婚为目的的官民鱼水之情乃是大忌。而且,古人的道德官中,喜好女色从来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。不然,为什么《水浒传》中一提起英雄好汉都是“平日里只喜打熬筋骨,对于女色全然不让在心上。”
  不过,也不尽是坏消息。首先,归县丞就不来找他的麻烦了。这位二老爷,因为改农为桑之事被史知县打发到苏南去购买桑苗,估计要一段时间才能回来。
  其次,衙门里关饷了,发了二两银子。这是周楠穿越到明朝之后第一有了正经收入,自然要庆贺一番。何以解忧,惟有暴食。他就沽了一壶酒,用荷叶包了一斤卤肉,一个人在公房里吃了个肚圆。
  这个时候,有衙役过来说县尊传他过去有事交代。
  可算是捞到和史知县见面的机会了,周楠精神大振,忙去后衙拜见。可惜他吃得实在太多,行动不便,只能以手扶墙。屋中的一个师爷就笑道:“人有五行,肾为水,水满自溢,但若是不知节制,却是伤身,年轻人当事行有度。好歹也是读过圣贤书的,不要失了衙门的体面。”
  周楠没好气:“你这是捕风捉影,县尊御下极严,我等感念大老爷恩德,整日都呆在家中,闭门思过。”
  “你这个青皮贼胥,也知道自己错了。”史知县哼了一声,满面的不块。他心中也是后悔,周楠这事传出去确实对衙门的名声是一次重大抹黑,在事后他也下了封口令,命知晓案情的几个人不得外传。可是,别人还好说,问题出在那点的两个女牢子身上。这两口婆娘嘴快,加上女人天生八卦,如何藏得住话,一传十,十传百,这事如今已经成为本年度安东县最大新闻。
  你想啊,周楠这厮当年杀了梅大公子不说,如今有嫖了人家的遗孀,欺负人也不是这么欺负的。果然是骇然听闻,禽兽不如。
  周楠忙道:“在下有罪,还请大老爷宽恕,周楠只求为县尊效力,个人的荣辱得失却不放在心上,只求戴罪立功,报效老父母的恩义。”
  “恩,正好有一事要问你。”史知县没有睡好,打了个哈欠:“改农为桑的事情有些眉目了,吏部山东清吏司派出部中官员到地方上外察岁考,决定由那位主事过来核实我县改农为桑之事。此事是你的提议,今日叫你过来商议。”
  一个师爷就介绍说,按照大明朝的规矩,地方官员的外查岁考都由吏部派员或者地方知府负责。安东的改农为桑涉及到减免赋税,不能不慎,恰好吏部山东清吏司的主事所在的兖州离这里近,就叫他过来核实,看看安东县的良田是否已经尽数该成了桑田。如果属实,这事内阁就准了。
  当初史知县上这个折子也是病急乱投医,现在上头要来核查,问题就严重了。这事他也就是在奏章上随便说说,应付了事。可现在上头又要来查,他可变不出万亩桑园,况且县中的百姓可不会答应好好儿地把秧苗拔了换成桑树,没有了收成,大家来年都要喝西北风。一味强逼,说不好会激起民变。
  吏部尚书被人称为天官,是直接负责发官帽子的。因此,吏部在六部中排名第一。当然,礼部有话要讲。
  管人事的吏部和管财政的户部权柄极重,里面的人脾气也不好。如清吏司主事这种小官,虽然只是从五品,可一旦心中不爽,哪怕你是一省的布政使、提刑按察使,也敢指着你的鼻子骂,偏偏你还得陪笑脸。
  这次吏部派员核查,史知县头大如斗,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。这事本来就经不起查,一查,桑田呢?没有?欺君惘上,去北镇抚司喝茶吧!
  不过,史知县只是七品官。你不是四品,还真没资格让朝廷出动锦衣卫。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返回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