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库 » 架空历史小说 »闲臣风流最新章节列表 » 第二十一章 智商的杀伤力

第二十一章 智商的杀伤力

文/衣山尽
闲臣风流 闲臣风流 第二十一章 智商的杀伤力 txt下载 闲臣风流全文txt下载
推荐阅读:等一个人咖啡  女法医之骨头收藏家  七星流彩虹  你是否一个人  盛世唐魂  宅仙次元物语  罪恶追踪  迷失在你的天空  冒险神界  女儿国中我为王  万界大新闻  极品灵厨  

  周楠抽了一口冷气,这姓展的够狠,倒叫人佩服啊!
  当展家三个儿子刚跳起来,周楠手中的镰刀突然“咻”一声就贴着展中成的脸砍了下下去,镰刀刀尖深深地刺到土里去。刀口割开他耳朵上的油皮,有一丝红色的液体流了出来。
  “来吧,咱们一命换一命,谁怂谁是乌龟王八蛋。今天咱们就比一比速度,是你们先杀了我,还是我先剁了展里长。我已经在辽东呆了十年,什么人狠人没见过,还怕了你们。大不了,我到刑场上走上一遭。”
  这话说得面无表情,声音中也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,再看他的眼睛里,全是冷意。
  作为后世打架经验丰富的人,周楠知道在这种危急关头,你不能慌,也不能做出一副暴跳如雷的架势。越是这样越说明你心中畏惧。要想以少胜多,以弱胜强大,就得让对手明白自己是个豁得出去敢下死手的,就算我今天被你打成半残,我也要咬下你一块肉来。在动手之前,你得考虑清楚能不能承受这样的后果。所谓软得怕硬的,硬得怕横的,横的怕不要命的。
  今天,周楠扮演的就是那个不要命的角色。
  感觉到耳朵上的痛楚,看到上面周楠那冰冷的眼神,展中成终于惧了,大声惨叫:“别过来,别过来……你这个贼配军,该死的贼配军!”
  嘉靖年间除了东南地区有倭寇做乱之外,已经承平百年,特别是如淮安府安东县这种内地州县,这几十年出过的最大的一桩案子就是周秀才杀友案。而这桩案子就是眼前这个周相公干的,他既然已经动了杀心,这话还真不是说说而已。
  顿时,展家的三个儿子都惊得停了下来,身上的血不住流出来,将半边身子染成红色。
  不但展家人,就连杨家人也吓得呆住了。
  须臾,就有人喊:“六爷家的女婿,有话好好说,不能杀人啊!”
  “做不得做不得,你刚服刑十年好不容易回来,如果现在又进去,云娘怎么办?”
  “相公,不要啊,不要啊!”云娘哭着上前一边拖着周楠的手,一边用拳头软弱地打着他的肩膀:“不能杀人,你若有事,我再不能活了!”
  周楠今天来助拳,主要是不忿展家的人殴打云娘,倒不是真的要杀展中臣。老实说,以丈人和大舅哥对云娘和自己的恶劣态度,他们的事情自己才懒得管呢!
  见成功地镇住展中成,又有云娘劝,他就顺势跳起来,放开展中成,对妻子道:“云娘,没什么大不了的,不过是收拾一个乡霸,举手之劳。你不是答应过我以后不哭的,今天怎么又开始流泪?”
  “我不哭,我不哭。”
  展中成终于爬了起来,却感觉两只脚像筛糠一样颤个不停。他也知道今天这个面子若是不找回来,威信一失,今后也没有人把自己这个里长放在眼里。依旧咬牙强撑:“姓周的贼配军,今天我父子三人身上都带伤,你打了爷爷,就是的打了衙门的脸,说不好要请你到衙门走上一趟,你等着,等着衙门里的拘牌吧,咱们父子三人的汤药赔不死你!”今天这事无论怎么看,周楠动了刀子,就是故意伤害。无论走到哪里去,他都脱不了干系。
  这次得狠狠敲他一大笔,方解老夫心头之恨。
  换别人是周楠,这个时候自然会毫不畏惧地顶上一句:“东风吹战鼓擂,如今的世界谁怕谁?”
  可是,周楠却突然一拱手,笑了笑:“展里长,都是乡里乡亲的,一点小事又何必闹到衙门里去。不就是一点水而已,这样好了,你们两家各人放一天水,轮着来,也也别亏谁好不好?再说了,我和史县尊也有过两面之缘,还为大老爷献过一首诗,也是说得上话的。今天的事情就这样吧,展里长今天既然来了,不如到泉水村吃杯酒当着我们的赔礼,咱们是梁山好汉——不打不相识——以后还要多多亲热。”
  他突然拐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弯向展中成赔礼,众人都是一呆。然后就明白,周楠毕竟是一个被革除了功名的秀才,无权无势,自然是斗不过展中成的。
  展中成虽然是个里长,可家中人多,又是里长,怎么看都相当于后世的一个镇长乡长,这样的土霸王确实不好惹。
  如果此事就这么了解,也算不错。
  当即,杨六爷就连连拱手:“展里长,是孩子们不对,小老儿这厢给你赔礼了。是的是的,我女婿在衙门里也是说得上话的,大家都是一家人,何必闹成这样,不值当。”
  周楠前一刻还一脸杀气,转眼就伏低做小,展中成潜意识中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。但他今天这个人丢大了,如何肯就此放过。当下就怒啸一声:“想凭一顿酒饭就把我打发了,当我是叫花子?姓周的,你先赔我父子十两银子汤药再说。还有,这水必须尽数引到我们展家地里去,杨家一滴也没有。”
  突然,周楠收起笑容:“看来,展里长是不肯听人劝了,那好,今天这事我也不管了,告辞!”
  “贤婿,贤婿你……就这么走了?”杨六爷可怜巴巴地喊,他心头一阵慌乱。
  展中成:“滚远远儿的。”展家的人也同时哈哈大笑起来。
  突然,周楠走到界桩前伸出脚猛地一踢。
  那根界桩本不大,又刚埋下去,泥土松动,这一踢就倒在地上。
  周楠拣起界桩塞道杨六爷手上,正色道:“泰山老大人,此物你收好了。有这东西在手,谅那姓展的也不敢拿你怎么样?”
  “这东西……”杨六爷一脸疑惑地看着手中那根小石柱,茫然不解。
  周楠回过头看着展中成,正色道:“展里长做着这个差使已经很多年了吧,每年夏秋和农闲时怎么也得到衙门走上三五遭,怎么还这么无知。你私自移动界桩,那可是大罪。况且,你好死不死竟然还敢自己在界桩上写字,这才是铁证如山,抵赖不了。”他用手指了指上面丑得不能看的字,继续板着脸:“按照《大明律》不经朝廷户部下令,私自移动界桩者,杖三十,流放三千里。展里长,若是我等报上去,只怕你老人家要到辽东或者云贵烟瘴之地走上一趟了。你老人家年事已高,只怕没我这种运气活着回来。你若是不信,大可找县里的读书人问问,国家是不是有这条律法。”
  在古代,土地是唯一的核心生产资料,不但关系着民生和社会稳定,还关系着国家安全。
  国家安全一事说起来或许有点扣帽子的嫌疑,但事实上确实如此。古代的行政区域划分在后人看来确实有些不合情理的地方。比如陕西省的汉中,在气候上属于南方,说的是四川方言,风俗和四川完全一样,可偏偏就划到陕西去了。道理很简单,四川若是被人割据,可以以汉中为桥头堡,轻易就能打进一马平川的关中平原;而河南的安阳明明就在黄河以北,却偏生要划给河南,防的就是河北得了安阳一地,以黄河天险据守,那样谁拿河北都没有办法。安阳,就是河南打入河北冀中平原的一根钉子。中国古代的政治,讲究的是互相牵制,互相制衡。
  因此,别说明朝,即便是在其他朝代,私自移动界桩,真要上纲上线,杀你的头都有可能。
  听到这句“流放三千里”所有人都呆住了。
  平日里乡民争斗,闹到公堂去论曲直,有错一方大不了被打一顿屁股,严重点枷号几日丢底丧德。真若要流放到边疆这么重的刑罚,对他们来说仿佛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事情。大伙儿都是普通人,又不可能去干杀人放火的勾当。
  流放三千里,别说流放三千里,就算是一千里就够要命的。岂不闻,一旦朝廷有疏浚河道,维修河堤的工程,征发百姓服徭役,哪次不死上几个人。以展中成的年纪,真被发配,这辈子怕是要在异乡做孤魂野鬼了。
  “啊!”展中成叫了一声,抢上一步就要从杨六爷手头抢过那根界桩。
  可就在这个时候,只听得“呼”一声,杨六爷却一石柱将展里长打了个趔趄。这老头一该先前被人狠狠压制的惨状,恢复了乡里一霸的本色,大喝:“各位乡亲抄家伙,给我狠狠地打。展中成犯下重罪,已是奸佞贼人,就算是当场打死,咱们也无罪!”
  众杨家人先前被展家打得心中冒火,现在竟然可以正大光明持械,如何肯放过这个报仇的机会,当下都提起农具,打得展家人鬼哭狼嚎。
  展家虽然人多,可现在已经理亏,在展里长的率领中撂下一句:“姓周的畜生,姓杨的,你们等着,你们等着,这事咱们没完!”就做了鸟兽散。
  ……
  “放水!”杨六爷今天获此大胜,意气风发,抱着界桩就好象是抱着和氏壁,且看且珍惜。他发出洪亮的大笑:“有这个把柄在手,我谅那姓展的瘟器再不敢过来罗唣,今年咱们的庄稼得救了。”
  杨家人都笑道:“全凭楠哥儿。”又同时朝周楠拱手:“楠哥儿,你的情分,咱们记下了。”
  “果然是读书人,见识就是大,连这法子都想得道。”
  “废话,秀才不出门,能知天下事。”
  “什么秀才不出门,人家楠哥儿不但读了万卷书,还行了万里路,将来可不得了。”
  “云娘真是有福,嫁了这么个如意郎君。这下好了,有这样的汉子在家里镇着,谁人敢惹?”几个婆子围着云娘不停地夸奖,直将她夸成一朵花儿。
  是的,就今天周楠面对如此危急的情形,竟是轻易地就将局面整个地翻转过来。这个楠哥,能打能拼,又头脑灵光,今日一战,他可是在方圆百里地界杀出威风来了。古代乡村其实就是个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,根本就没有什么道理可讲。你家里精壮汉子多,能打,能闹,别人就不敢惹。若家中人丁单薄,或者只生有女儿,被人欺负了,只能忍气吞声。
  这也是古人为什么重男轻女,又拼命生育的原因——现实情况如此,经济基础决定意识形态。
  试问,云娘有周楠这个凶得很又有手段的男人,谁人敢惹?
  不觉中,在大家心目中,周秀才这个人物形象被土霸王所代替。
  这也不奇怪,周楠毕竟发配辽东军中效力十年,能够在那样的世界活着回家的能是善茬?军队果然是个大熔炉,果然锻炼人啊!
  云娘自从周楠被发配之后,每次回娘家可谓是姥姥不亲,舅舅不爱,什么时候被人这么称赞过,她想开口却不知道该讲什么,只红着脸不住摆手。
  看到妻子高兴的样子,周楠心中又是得意:今天的事件,武力只是辅助手段,最后解决问题还得靠知识。展中成这个看起来横行霸道的乡村土炮,就这么轻易地被自己碾压,这就是智商的威力啊!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返回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