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库 » 架空历史小说 »闲臣风流最新章节列表 » 第十九章 翻脸无情娘家人

第十九章 翻脸无情娘家人

文/衣山尽
闲臣风流 闲臣风流 第十九章 翻脸无情娘家人 txt下载 闲臣风流全文txt下载
推荐阅读:重生之位面龙爷  盘古借天  修世旅行团  千歌挽  玄命九天  修器世界  死了七次的男人  神医凰后:傲娇暴君,强势宠!  万界大新闻  极猎玄师  超神氪金系统  练级狂魔  

  事情是这样,云娘娘家所在的泉水村这一片在行政上划归五港口镇,虽然处于淮河冲击平原上,可因为地势高。和县里别处都是河流湖泊纵横不同,到处都是小丘陵,春夏之交最是缺水。
  也因为缺水,这里才取名泉水村,可谓是缺什么取什么名儿。
  因为每年都会旱上两月,弘治年间在知县的率领下各家出工出力,建了不少水渠,倒也将这一片小麦产区浇灌成沃野。不过,时间一久,各项水利设施日渐荒废,百姓灌溉用水问题变得严重起来。
  五港口镇有五大姓,分别是展、洪、刘、张、赵,而云娘娘家的杨氏则是永乐年才从江南迁来的外姓人家。所处的泉水村又是最贫瘠的地区,所以人口不多。日常民间但又冲突,一向都会吃点不大不小的亏。
  前阵子因为天干,地里的小麦需要大水漫灌,光引水渠里的那点水自然不够。上游的展家就截断了水流,只顾着自己家,一滴水也不放到泉水村来。
  难怪周楠先前在村口,见地里的小麦都干得快死了,原来是缺水。
  这可是杨家未来半年的口粮,若再引不到谁,今天的收成就完了,叫人如何不着急上火?
  争水这种事乃是中国在处于农业时代最叫人头疼的事情,历史上甚至还酿成过动摇一个王朝的大动乱。比如清朝末年太平天国的来土之争,就因为来人在土地和水源上和土人发生激烈的冲突,最后揭竿而起,糜烂南方十省。
  官府一个处置不好,那就是把自己架在火上烤。于是,通常就采取不闻不问的态度,听凭民间自行协商解决。
  口粮问题大如天,可没有协商的余地,直接采取械斗的方式,谁拳头大谁说了算,简单粗暴,没那么多弯弯绕绕。
  杨家人少,到杨六爷这一辈,也就十来户,五六十口人。扣除老弱妇孺,能聚拢在一起的青壮也就十来人。而展家世代生活在这里,家族繁衍生息,振臂一呼,轻易就能聚拢上百人马。
  最要命的是,展家领头的展中成又是这一片的里长,平日间常在县衙门走动,算是大明朝基层组织的一员。
  展中成这人横行霸道,经常借着衙门的名头向泉水村派粮派差,占足了杨家的便宜。在往日间,杨家人单势薄,又在场面上说不上话,就忍了。
  可是今年五港口镇旱得厉害,难不成眼睁睁看到地里的小麦干死,自然要奋起一搏。考虑到杨家人手不够,杨六爷就把周楠这个姑爷叫过来,要他仗义助拳,江湖救急。
  听完老丈人的话,周楠感觉头有点大。倒不是他不能打,明朝人营养条件不是太好,自己在一群矮小的农民中也算是大个子,体能上碾压一两人当不在话下
  内心中,周楠可没心情参加这种野蛮的械斗。
  就推脱道:“泰山老大人,你也知道小婿刚从辽东回来没几日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村中的人情早已淡薄,如何喊得了那么多人,你还是另请高明吧。你杀的这头猪,小婿和乡亲们怕是无福消受。”
  “不不不,你也不用谦虚,你那日和村中的人去县衙打官司时,老夫恰好在城中看到。老夫看了一辈子人如何看不出来,你颇受周家人拥戴,你喊一声他们肯定是愿意的。而且,我下来之后也着人打听过,你那日在县城向县尊献诗一首,甚得大老爷欢心。你召集人马,咱们干他姓展的。他展中成不就是仗着人多能打,又是个里长吗?咱们两家人马合做一路比他还多,必胜无疑。再比场面上的本事,你以前好歹也是个秀才,在知县那里也说得上话,倒不用惧怕。”说到这里,杨六爷一脸的兴奋。
  原来是这样,说句实在话,周楠上次去县城打官司一事干得漂亮,村里人都说不愧是文曲星下凡,就连县大老爷见了楠哥儿也是一味维护。隐约中,大家都以他为首,甚至有人私下说,等到七叔公百年之后,这个族长说不好还得楠哥来做。
  听到丈人这么说,周楠心中略微得意。不过,想起先前小椅子说云娘娘家对云娘态度恶劣,大舅哥在殴打她的时候,老丈人还在一边说打得好。
  他对这家人可没有什么好感。
  过往种种,自己还没有叫他们拿个说法。现在又让自己带人过来械斗,当我是包子吗?再说,真有伤损,他周楠以后还有何面目对面乡民?
  当下坚决摇头,道:“械斗的事情小婿是不会干的,我劝你也不用这么做。世界上的事情总脱不过一个理字,若展家人再来滋扰,大可去县衙告状。小女婿别的不会,倒是可以帮泰山老大人你写一份状纸。”
  “真不肯?”杨六爷又问一句,见周楠依旧摇头,顿时恼了,冷冷道:“说你胖还喘上了,真当你写得一首歪诗,就觉得自己是个人物。告状,告状?告状顶个屁用,这种事情只要不死人,衙门里连状纸都不肯看。人家展中成什么人,里长,未来夏秋两季的赋税,衙门还得靠他去收。”
  这话说得难听,周楠正要发作。一个妇人走进来:“阿爹,猪的边口已经起好,收拾停当了。姑爷和小姑难得来一趟,是不是将心肝就着韭菜炒了当做晚饭?”
  这个女子正是云娘的嫂子素芬,一个平凡的农家妇女。
  杨六爷拍案大喝:“吃吃吃,就知道吃,心肺不管钱啊,所有的肉都给我送屠户那里去卖了?麻拉隔壁的,今年地里没收成了,这头猪卖的钱好歹也能换点粮食回来。”
  “可是,可是……”
  “什么可是,照爹说的去办,再罗嗦打不死你这婆娘。”又有一个青年后生骂骂咧咧地走进来,拖着素芬就走。此人面目依稀有云娘的影子,正是云周楠的便宜大舅哥杨有田。
  杨有田一边走,口中继续漫骂:“还真当屋里那人是当初的秀才相公,也配吃咱们家的肉?爹爹当年糊涂,以为攀上了读书人,将来对咱们家有莫大好处。现在好了,没了功名,你看他白嫩模样,地里的活自然干不了,说不好还得从娘家挪去一些。十亩地啊,那可是十亩上好水田,就这么喂狼了。”
  周楠只听得面色铁青,若这家人说些好话,看到云娘的面子上。这事他倒是可以去县城找一找史知县,请他还杨家一个公道。现在岳父这种市侩的态度,大舅哥简直就是小人一个,再管我就是孙子。
  当下,他就要起身扭头就走。
  “相公,别走,别走。”云娘拉住他的袖子,苦苦哀求:“这是你这十年来第一次到我娘家,这么走,失了礼数,好歹住上一夜明日再回家不迟。”
  看到云娘微红的眼圈,周楠轻轻一叹:“好吧,明天一大早走。云娘,咱们可说好了的,以后不许哭。”
  “是是是,我不哭,我不哭。”云娘用衣角擦了擦眼睛:“我去帮大嫂烧火做饭。”
  猪肉自然是吃不成了,只剩几根剔光了筋肉的棒子骨,用豆子炖了一锅,味道倒是不错。只是吃饭的时候,杨六爷始终拿眼睛恶狠狠地看着周楠,杨有田不住冷言冷语,倒让周楠吃了一肚子气,好几次都差点拂袖而去。
  当晚,夫妻二人歇在柴房里,被蚊子咬得凌晨才朦胧睡着。
  正在这个时候,有人使劲地拍着柴房的门:“二姑爷,快起来,快起来,出大事了。”
  是小椅子的声音,拍了几记,见周楠没有说话,他索性进屋来。
  被人打搅瞌睡简直不可原谅,周楠哼了一声,眯缝着满是暗事的双眼:“小椅子,你这是做什么,不讲礼貌。”
  “二姑爷,不好了,不好了。我刚从麦地那边过来,六爷爷还有二娘好象和人打起来了,麦子里地按得到处都是人。”
  这个时候,周楠才发现枕边的云娘早已不在。顿时,整个人都清醒过来,他猛地从床上跃下,一边穿鞋一边问:“在哪里打,云娘怎么样了?”
  小椅子:“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,二娘被人打倒在地上了,我带你去。”
  二人一边跑,一边说,转眼就来到村口。小椅子挺能说话的,路上已经将事情说得分明,原来,展家和杨家争水的事已经冲突了五六天。
  展中成这人平日里替官府办差,心思活络,预防杨家留有后手反扑,早早就叫人轮流守着水源,并严密盯防泉水村。
  今天一大早,杨老六见自家姑爷靠不住,援兵无望,索性领了杨家十几条汉子,提了锄头准备乘展家不备去引水。反正,引得一点算一点,能救一亩算一亩,打对手一个冷不防。
  展中成听到探子来报:“这还得了?”立即点齐了五十多号人马冲了过来,将杨家诸人狠狠反杀。
  云娘也是热心,虽然父兄对她爱搭不理,还是起了个大早和村里的妇人一道给干活的乡亲送饭送水,恰好卷进战团里,听说还挨了打。
  打到最后,整个村里的人都参与进去。眼见杨家节节败退,小椅子就跑回村里来搬救兵。想来想去,现在村子里就周楠一个战斗力,不找他找谁?
  到了村口的山上,周楠定睛看去,眼睛里顿时冒出熊熊怒火来。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返回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